冶金行业最具影响力的门户网站

登录注册


您的位置 > 冶金网 > 报道 > 详情页
发改委:“去产能”先从钢铁煤炭下手 不会致裁员潮
2016-02-04 09:27:51来源:中国新闻网
0

      2月3日,国务院新闻办公室举行发布会,国家发展改革委主任徐绍史徐绍史介绍2015年经济社会发展情况时表示,在未来“去产能”改革过程中,将先从钢铁和煤炭两个问题突出的行业入手,对过程中可能产生的失业等问题,中央政府会考虑支持政策,地方政府完全有能力来应对。

      \

      资料图: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主任徐绍史

      去年经济增速6.9%成绩不俗 不会“硬着陆”

      “速度变化、结构优化、动力转换是中国经济新常态最核心的三个内容”,徐绍史在发布会一开始就谈到了当前中国经济形势的特点,并指出应该从新常态的角度来看待中国经济的现状。

      在徐绍史看来,中国经济运行总体平稳,稳中有进、稳中有好。从主要宏观调控指标看,中国经济体现在“四个稳”。经济增速比较平稳,2015年GDP增速达到6.9%,符合年初制定的经济增速在7%左右的区间;就业保持稳定;居民收入稳步增长;物价涨幅平稳。

      徐绍史表示,6.9%的增速在全球来看都是一个不俗的表现。“6.9%的增速是在世界经济深度调整、经济贸易低速增长的情况下实现的,应该说也是尽了很大努力的。全球到现在为止还没有摆脱金融危机的深层次影响,世界经济、世界贸易双双低速增长。”徐绍史称。

      谈及有关“中国经济硬着陆”的论调,徐绍史表示,在还有一种说法,说中国经济拖累了全球经济和全球市场,我认为这种说法也是不符合实际的。

      徐绍史解释称,首先中国经济有6.9%的增长,在全球经济体里是名列前茅的。我们到现在为止进口仍然占了世界的第二位,虽然我们进出口整个下降了8%,进口的实物量还是增加的。去年我们原油进口增加了8.8%,铁矿石和精矿的进口增加了2.2%,矿物肥料和化肥增长了16.6%,天然和合成橡胶增长了15.3%,主要农产品进口也都有不同程度的增长,有的甚至是大幅度增长。应该说对全球经济增长是起拉动作用的。

      \

      资料图

      回应质疑:统计数据还是可信的

      面对媒体对中国经济“统计数据”的质疑,徐绍史坦言,中国统计数据遭受质疑的情况由来已久,境外有,境内也有。他表示,这些年事实也都证明了,尽管对这套统计数据有疑问,甚至质疑、批评,但是整个中国经济平稳增长的现实,说明这套统计数据还是可信的。

      徐绍史介绍称,中国现在采用的这套统计办法是国际上通行的统计核算办法,而且是全面借鉴了国际上GDP统计的一些先进经验,不敢说很完善,但是借鉴了很多经验。去年开始,已经正式采用了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SDDS的标准,全球很多国家都是采用这个标准来统计的。

      “按照国际通行的方法和标准,应该说中国GDP的统计核算有扎实的基础,也有可靠的制度保障”,徐绍史表示,国际上的权威机构,包括联合国统计委员会、国际货币基金组织、世界银行,对中国的统计数据尤其是GDP核算是认可的,它们所引用的也是中国的统计数据。

      \

      资料图

      去产能先从钢铁、煤炭下手 不会造成“裁员潮”

      2015年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提出今后一个时期五项重点任务,就是去产能、去库存、去杠杆、降成本、补短板。“去产能”被列为供给侧改革五大任务之首,其重要性可见一斑。

      对此,徐绍史表示,去产能准备先从钢铁和煤炭行业入手,因为钢铁和煤炭现在产能过剩的情况比较突出。至于僵尸企业的处置,各地就要根据各地的实际情况来确定它的范围,采取具体措施,中央也会有一定的支持政策,来推动化解过剩产能和处置僵尸企业。

      改革必然也存在着“得与失”的博弈,中国供给侧改革会导致什么方面的失业问题?

      “供给侧改革实际上是‘三去一降一补’,实事求是地讲是会有失业问题,如果说这部分产能要去掉的话,就有个就业安置问题,特别是一些煤炭占比比较大的省份,山西省,黑龙江的四大煤城压力就会比较大,”徐绍史直言。

      化解过剩产能,可能最容易引发的一个想法就是社会稳定,特别是职工就业问题。对此,徐绍史表示,“中央政府会考虑支持政策,地方政府完全有能力来应对,我们也不会让它酝酿成影响社会稳定的群体性事件”。

      投资须遵循“补短板”、“调结构”原则

      中国经济新常态下,“三驾马车”仍需继续发力,但方式和力度或将有所不同。“对投资和消费有个最基本的判断,就是投资在经济增长当中依然起关键作用,而消费在经济增长当中是起基础性作用的。”徐绍史称。

      因此,徐绍史认为投资在经济增长当中还是扮演着重要的角色,因为我们国家工业化、城镇化还在加快推进,投资的需求还很大、空间也很大。

      徐绍史就现在的问题指出,我们长期一段时间是靠投资和资源的投入来拉动经济增长,大家也在反思,使得投资更加有效,所以现在的投资必须确立一个最重要的总的要求,就是补短板、调结构,这个总要求必须遵循。

      “投资如果是补短板、调结构的话,涉及到三个大的问题。”徐绍史分析,一个大的问题是投什么,短板在哪里,哪些需要由投资的增量来带动结构调整。发改委搞了一些重大的投资工程包,有11个投资工程包、6大消费工程。后来国家实施了三大战略,就是“一带一路”、京津冀协同发展和长江经济带建设,再有一个是推动国际产能合作。

      第二个大问题是谁来投,因为现在政府的投资并不大,发改委掌握的预算内投资一年大概也就是5000亿左右,跟一年全社会固定资产投资50多万亿相比是杯水车薪,所以必须解决谁来投的问题。我们这些资金是用到公益性的一些短板上面,作为一种引导资金,通过投融资体制改革,来吸引社会投资。比如说通过特许经营,通过PPP的方式,来吸引各种社会投资。

      第三个大问题是怎么投,徐绍史表示,这几年投融资改革力度比较大,政、银、企、社四大部分,企业主要是指一些央企、国企,社会主要指民营经济和社会其他投资主体,政、银、企、社结合起来,一块儿加大投资。

最新资讯更多>>
最新报道更多>>
最新话题更多>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