冶金行业最具影响力的门户网站

登录注册


您的位置 > 冶金网 > 评论 > 详情页
唐山钢坯重回1800 钢企挺价计划告终
2016-05-31 15:41:20来源:21世纪经济报道
0

黑色系反弹“落幕”:唐山钢坯重回1800 钢企挺价计划告终

在国内钢市陷入疯狂的4月,促使钢价飙涨的原因包括了旺季消费预期、资金炒作等多重因素。但是,行业供求关系并未出现大幅改善,钢价本身并不具备反转基础。

5月30日,唐山昌黎普方坯出厂价已跌至1820元/吨,而螺纹钢主力1610合约则吃掉了3月以来的所有涨幅。

“近期钢价的下跌,不过是对前期炒作的修正。”业内人士指出,4月底时,钢市供求情况便显现出需求端减弱、供应端增强的趋势。

打响调价“第一枪”的沙钢也放弃了挺价计划。5月下旬,分别将高线、螺纹钢等主要建材出厂价下调300元/吨。

业内人士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,5月钢市进入淡季,供应压力随之凸显,预计下半年将维持震荡向下的走势。但是,由于螺纹钢已成为公认的最利于炒作的品种,未来资金是否会再次流入仍难确定。

钢价涨幅“归零”

今年3月,钢价上涨速率突然提升。

数据显示,2月15日至29日,唐山钢坯价格从1550元/吨最高上涨至1720元/吨。但是在3月1日至8日,钢坯价格迅速从1720元/吨涨至2260元/吨,涨幅高达31.4%。

据了解,唐山是国内最大的钢铁产地,钢坯又是螺纹钢、板材等成品材的半成品,其价格指导意义不言而喻。

由于唐山钢坯现货周末仍有报价交易,而同期期货市场则处于停盘阶段,钢坯周末的调价,也会对周一开盘后螺纹钢期货的价格运行产生影响。

不过,随着上期所、大商所等三大期交所联手发布抑制过度炒作政策,直接将钢价拉回了现实。

至5月30日,唐山普碳150坯、昌黎普方坯出厂价分别下调80元/吨至1820元。与3月1日的起涨点相比,仅剩下100元/吨的差价了。

期货盘面的下跌同样惨烈,螺纹钢、铁矿石主力合约均已吃掉了3月初以来的涨幅。4月下旬,交易所连续发布了提高保证金、交易费用等一系列限制过度投机措施,交易成本的增加促使投机户集中撤离。

“最直接的影响便是交易成本的增加,之前1个点就可以赚回手续费,现在则需要2个点或3个点才能对冲掉成本。”西安一位职业投资者介绍称,同时周围专注黑色系商品交易的朋友,也已开始空仓休息。

部分期货公司席位的成交数据,也印证了上述投资者的说法。上期所数据显示,4月19日至21日期间,海通期货席位在螺纹钢各合约上的单日成交量维持在150万手以上,至5月30日时,该席位成交量已下降至60万手左右。

“获利资金的撤离,叠加空头资金的重新进场效应,使得近期钢价下跌迅速”。业内人士指出,上半年钢价的上涨,使得钢企暂时获得喘息的机会,部分钢企亦开始积极复产,这并不利于产能去化。

钢材市场的整体转弱,也使得期现重新回归贴水状态。

Mysteel数据显示,5月30日,上海地区HRB400螺纹钢主流价格2010-2040元/吨。而同日螺纹钢1610合约结算价为1994元/吨,低于现货报价。需要指出的是,前期螺纹钢多头主力永安席位在本轮下跌过程中,亦曾数次尝试做多。

5月4日,该席位为净空头持仓1886手;5日,新增多单2.9万手,减持空单1.4万手,一举翻多;13日,再次增加多单4.4万手,当日净多单达7.7万手。

但是在沙钢等钢企主动下调出厂价的背景下,期钢显然已失去了现货层面的支撑,上半年的“黑色系”飙涨大戏随之落幕。

消费淡季遭遇“复产潮”

实际上,在本轮钢价上涨初期,市场各方并未就理由达成一致。

直至4月公布宏观经济数据后,人们才注意到一季度固定资产投资出现明显增长,于是对钢材下游消费的乐观预期随之增加。

同时,社会整体库存处于低位,部分钢厂已于去年退出,短时间内形成了供求错配的局面,而敏锐的资金则捕捉到了这一投资机会,一场期、现联动的涨价“风暴”随之形成。

“前期钢价的上涨,还是有基本面因素作为支撑的,只是资金的介入,过多地透支了钢价的涨幅。”业内人士评价道,这也是为何在暴涨后,钢价迅速跌回原位的原因。

进入5月后,短期的供求错配情况得到大幅缓解。

“首先是需求端,房地产投资的边际效益在减弱,4月份投资增速出现环比下降,利好预期随之减弱。”业内人士指出,加上5月开始进入淡季,钢价开始掉头向下,而市场习惯了买涨不买跌,贸易商的备货预期随之改变,备货需求减弱。

另外一个重要的变量,便是钢价的反弹,直接点燃了钢企的复产热情。今年4月底,处于停产状态的河北唐山松汀钢铁,传出了重新点火生产的消息;5月,完成破产重整的山西海鑫钢铁,也计划开始复工生产。

“预计海鑫的产能在6月开始释放。”业内人士介绍称,在钢价上涨阶段,国内开工率出现反弹,4月钢铁日均产出为231.4万吨,超过了2014年以来的纪录,“供需格局的改变,促使近期钢价回归理性。”

相比于钢材、铁矿石的一步到位,焦炭在“黑色系”的本轮下跌中,明显要更加抗跌。

“焦炭相对有较强的政策面支撑因素,由于在价格博弈过程中,焦化厂话语权相对较弱,所以会被迫调价。”业内人士指出,由于焦炭占炼钢成本比例较低,暂时不会对钢企利润产生较大影响。

需要指出的是,经过前期的连续下挫,目前钢企已再次重回盈亏平衡点附近。

此外,多个钢铁生产省份已先后同国务院签订了目标责任书,将压缩产能任务从省级到市级,一直落实到具体企业,这是否又会对钢价形成支撑?

对此业内人士认为,“去产能不等于去产量。”此前国内钢企已存在大量的闲置产能,2015年钢价跌破盈亏平衡点时,曾促使企业自发进行产能去化。但是今年钢价的反弹,则使钢企获得了喘息的机会,观望态度随之上升。

有分析师指出,目前国内去产能的政策仍在推进,但是落实到具体执行上,仍需较长时间。与煤炭行业相比,钢铁业国资占比较低,去产能的因素目前只能作为预期,至少几个月内很难对价格形成实质影响。

最新资讯更多>>
最新报道更多>>
最新话题更多>>